东方之珠师范大学成功全世界第叁回南极磷虾能源单季环极并行侦察

图片 5

作为南极海洋生态系统中的关键种,呈环南极分布的南极磷虾资源在南大洋食物网中占据极为重要的地位,有着重要的渔业价值。

迄今为止,该团队在南极开展海洋生物资源调查的科研人员已超过40人次,与全球十余个极地研究机构、管理组织和大学开展了密切的国际合作,参与了多个国家的南极生物资源调查。上海海洋大学的有关负责人表示,相关工作的累积将为该校的生物资源调查船“淞航”号的科学调查提供重要的技术支撑和人才储备,也将为我国南极权益的维护做出重要贡献。

▲上海海洋大学博士研究生张海亭在Investigator号上开展南极磷虾生长实验研究。

3月12日,“雪龙”号极地考察船载着中国第35次南极考察队安全抵达上海。本次考察期间,考察队在科学考察和综合保障方面取得了多项成果。其中,来自上海海洋大学的朱国平教授顺利完成了罗斯海部分断面与阿蒙森海计划断面的海洋生物资源调查,并采集到极为珍贵的南极磷虾样品。标志着该校全球首次南极磷虾资源单季环极并行调查活动顺利完成。

图片 1

受日本国立远洋渔业研究所邀请,上海海洋大学教师童剑锋和硕士研究生杨清源分别于2018年12月4日~2019年1月16日、2019年1月19日~3月3日在印度洋扇区开展南极磷虾资源专项调查。上海海洋大学科研团队与来自日本的多所研究机构、美国国家海洋和大气局西南渔业科学研究中心以及荷兰海洋研究所的科学家共同完成了东南极的南极磷虾资源专项调查。此外,受日本东京海洋大学邀请,依托国家自然科学基金项目,上海海洋大学教师程灵巧于今年1月2日~28日对南极印度洋扇区的物理海洋学进行了专项调查。

自2010年以来,上海海洋大学的科研团队陆续承担了国家科技支撑计划、国家重点研发计划、国家自然科学基金等多项涉及南极磷虾研究的重大课题,形成了一支巩固的、多学科融合的极地科研团队。迄今为止,该团队前往南极开展海洋生物资源调查的科研人员已超过40人次,并与全球十余个极地研究机构、管理组织和大学开展了密切的国际合作,参与了多个国家的南极生物资源调查。

上海海洋大学圆满完成全球首次南极磷虾资源单季环极并行调查并非偶然,背后是近10年的探索与奋斗。

作为南极海洋生态系统中的关键种,呈环南极分布的南极磷虾资源在南大洋食物网中占据极为重要的地位,有着重要的渔业价值。

图片 2

随着全球气候变化对南大洋产生的影响日趋显著,南极磷虾资源的分布,及其对气候变化做出的响应也发生了变化。南极地处遥远,开展调查工作极为不易。

10年来,上海海洋大学对南极磷虾主要分布区的资源状况进行了连续多年的科学调查,积累了大量的数据和样本。在此基础上,该科研团队陆续承担了国家科技支撑计划、国家重点研发计划、国家自然科学基金等多项涉及南极磷虾研究的重大课题,形成了一支巩固的、多学科融合的极地科研团队。

依托中国南极科考计划、中国南极生物资源调查项目和多项国际合作,上海海洋大学朱国平教授领衔的科研团队,日前顺利完成了全球首次单季同时段南极磷虾资源的环极并行调查工作。

综合上述4国7船的联合调查,上海海洋大学科研团队对南极磷虾资源的环南极分布、丰度以及基础生物学特性有了全面的认识。基于收集的大量生物样本,下一步,上海海洋大学将继续开展后续的实验室研究与国际合作,进一步探究南极磷虾的营养动力学、环南极种群结构以及年龄等科学问题。

而在1980/1981年度和1999/2000年度,国际上也有一些以南极磷虾为主要目标的大范围调查活动,但这些调查均未针对环南极的磷虾资源开展同时段并行调查和样品收集。因此,开展单一季度同时段并行调查一直以来都是全球各国力求完成的目标。这一工作将为阐明南极磷虾种群的环南极结构特征、环极连通性、营养动力学、资源分布及其响应气候变化的区域性差异等重大科学问题提供重要证据。

南极磷虾资源调查受各国重视

▲上海海洋大学硕士研究生在Tangaroa号上采集南极磷虾样本。

今年1月3日~2月22日,受新西兰国家水与大气研究所邀请,上海海洋大学硕士研究生周梦潇前往南极太平洋扇区罗斯海开展海洋生态系统调查。除了进行南极磷虾资源调查和采样,周梦潇还开展了罗斯海南极鱼类样本的收集以及物理海洋学研究。

图片 3

深度参与磷虾资源调查与科学研究

依托中国南极科考计划、中国南极生物资源调查项目和多项国际合作,上海海洋大学朱国平教授领衔的科研团队,日前顺利完成了全球首次单季同时段南极磷虾资源的环极并行调查工作。

从2010年起,上海海洋大学开始从事南极生物资源尤其是南极磷虾的资源调查与科学研究工作。作为南极海洋生物资源养护委员会科学委员会副主席,朱国平深知完成环南极磷虾资源调查意义重大。

编辑:张鹏 樊丽萍

2018年12月~2019年3月,由朱国平带领的科研团队依托中国“雪龙”号、日本“开洋”号、新西兰“海神”号、澳大利亚“调查者”号科考船以及中国商业性磷虾渔船“福荣海”轮、“龙腾”轮等,分别对环南极3个扇区7个海区的南极磷虾资源主要分布区开展了同时段调查,获得了大量的生物样本,从而实现了全球首次以南极磷虾资源为主要目标的单季同时段环极并行调查与样品收集工作。

记者从上海海洋大学获悉,从2018年12月至2019年3月,上海海洋大学科研团队依托中国“雪龙”号、日本”Kaiyo
Maru”、新西兰“Tangaroa”号、澳大利亚“Investigator”以及中国商业性磷虾渔船“福荣海”轮和“龙腾”轮等分别对环南极三个扇区(大西洋扇区、印度洋扇区、太平洋扇区)的七个海区的磷虾资源主要分布区开展了同时段调查,并获得了大量的生物样本,实现了全球首次以南极磷虾资源为主要目标的环极调查。

受澳大利亚南极局和澳大利亚塔斯马尼亚大学邀请,上海海洋大学博士研究生张海亭于2018年1月19日~3月6日在东南极德维尔海开展南极磷虾与鲸类调查。调查期间,上海海洋大学的科研人员主要针对南极磷虾营养动力学以及早期生活史阶段南极磷虾个体发育的营养需求等开展研究。

据悉,自人类探索南极以来,针对南极磷虾资源的环极调查历史上仅发生过两次,分别为1926-1939年期间英国“发现”号调查以及1983-1990年期间前苏联开展的调查。

图片 4

*文汇独家稿件,转载请注明出处。

图片 5

随着全球气候变化对南大洋产生的影响日趋显著,南极磷虾资源的分布,及其对气候变化做出的响应也发生了变化。南极地处遥远,开展调查工作极为不易。

开展单一季度同时段并行调查可以为阐明南极磷虾种群的环南极结构特征、区域连通性、营养动力学、资源分布及其响应气候变化的区域性差异等重大科学问题提供重要证据。因此,开展此类工作一直是世界各国力求完成的目标。

▲上海海洋大学教授朱国平参加中国第三十五次南极科学考察队赴罗斯海和阿蒙森海调查。

日益壮大的极地科研团队

在南极开展调查工作极为不易。现有资料显示,自人类探索南极以来,历史上针对南极磷虾资源的环极调查仅有两次。1980/1981年度由南极研究科学委员会和南极海洋系统与资源生物调查项目共同开展的首次国际南极海洋系统与资源生物调查试验计划,以及南极海洋生物资源养护委员会联合英国、美国、日本和俄罗斯于1999/2000年度开展的调查,均是以南极磷虾为主要目标的大范围调查活动,并未针对环南极的磷虾资源开展同时段并行调查和样品收集。

除了完成罗斯海和阿蒙森海南极磷虾资源调查与取样,依托农业农村部南极海洋生物资源开发利用项目和国家重点研发计划项目等资助,上海海洋大学博士研究生刘子俊于2018年12月15日~26日对印度洋扇区开展了南极磷虾资源专项调查。硕士研究生邹柏强也于2019年2月5日~11日参与完成了由挪威、中国、英国、韩国和乌克兰等国联合开展的斯科舍海南极磷虾资源专项调查。

作为南极海洋生态系统中的关键物种,南极磷虾资源在南大洋食物网中占据着极为重要的地位。同时,呈环南极分布的南极磷虾资源还具有重要的渔业价值。随着全球气候变化对南大洋的影响日益加大,南极磷虾资源的分布、丰度以及对气候变化作出的响应也发生了明显变化。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