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称猛氏兽直播倒闭只赔职员和工人半月工资,网络春耕忙

图片 3

一是互联网人口红利的消失。CNNIC数据显示,截至2018年12月,我国网民规模达8.29亿,互联网普及率为59.6%,较2017年增长3.8%;手机网民规模达8.17亿,网民通过手机接入互联网的比例高达98.6%,几近触达新增用户的天花板。

此外,拥有6000万用户的网易薄荷也在去年宣布12月全面关停网易薄荷的运营,12月31日全面停止运营,关闭服务器。另一家主打“直播+电商”的直播平台“土豆泥”,也在同一时间宣布关停。更早之前宣布关停的全民直播也深陷欠薪风波,办公地点人去楼空。

苏州同样竞争激烈,刘翼所在的公司并没有什么优势,市场份额一直徘徊在个位数,一个月的交易额有时只有几万块。“再这么下去,城市站点估计保不住了。”

3月6日消息,寒冬之下,互联网裁员、倒闭潮还在陆续上演。今日有爆料称,熊猫直播将在本月申请破产,本月18日熊猫直播就将关闭服务器,员工统一只赔偿半个月工资。此外,作为创始人的和大股东的王思聪及其高管团队被架空,王思聪早已清空手中的股票。

不仅仅谢运昌所在的部门,据AI财经社了解,美团点评的这轮裁员调整一直持续到一月,涉及部门包括到店综合部的技术、运营、产品部门,以及美团平台、点评平台下属的内容运营组、产品组、业务运营组等。

这已不是熊猫直播第一次传出此类负面消息。早在去年,熊猫直播就被多次传出拖欠合作工会、主播费用,对此,在去年10月张菊元公开回应称,熊猫直播资金链和现金流确实存在问题,但拖欠费用的事,只是与个别合作方间资金交付过程有些流程和细节问题,公司将在半年内宣布盈利。

2月23日,滴滴发布了《关于控制开支、减少浪费的通知》,对部分员工服务做出调整,主要包括取消全员夜宵和各类补贴、
福利,调整员工运动计划,减少人均办公面积,精简办公用品等。而就在一周多前,滴滴刚宣布了15%比例的裁员消息。

图片 1

据清科研究中心数据显示,2018年前三季度,中国股权投资基金新募集数量共计2,098支,同比下降24.9%;披露募集金额合计5,839.26亿元人民币,同比下降57.1%,募集规模显著下调。

网传的一张截图显示,熊猫直播COO张菊元的助理在熊猫直播的员工群“潘达踢威”中表示,已经帮员工安排了包括头条、花椒、映客在内的多家公司的用人需求。而还有传言称,本月18日熊猫直播就将关闭服务器,其大股东王思聪早已清空手中的股票。在职场社交平台上,有爆料称,员工统一赔偿为半个月工资。

葛林慌了。融资并不顺利,获客成本却一直都在增加:葛林的折扣商品电商项目,在微信生态里的获客成本越来越高,从2017年年底的三五块左右,已经上升到了接近二十块。

与此同时,熊猫直播的高层也出现变动。有内部人士爆料称,来自股东360的高管在该公司内部屡屡对其他高管进行排挤,包括王思聪自己带来的高管,都已边缘化。据爆料透露,去年虎牙直播收购熊猫直播的协议即将达成,虎牙要求换高层,来自股东360的高管层拒绝,导致交易流产。

微博粉丝千万的王思聪,最近有点慌。

爆料:熊猫直播本月申请破产,员工只赔偿半月工资

不只是创业公司,互联网巨头也感到了寒意。

当时张菊还表示,将在今年Q1发布融资消息,届时熊猫直播估值将超过2017年5月融资时的50亿元。同时,熊猫直播还将在2018年年底将启动上市,香港、美国的上市地都在考虑范围。

二是互联网创业机会正在减少,机会的天平更偏向BATJ、TMD这样的大公司,而留给创业者的只剩下越来越短命的风口。从共享充电宝、无人货架、共享单车,到在线教育、区块链、社区拼团,风口越来越短、生意账越来越难算。

员工:“王思聪系”遭股东360的高管架空

此后,网易组织架构也开始了调整,教育产品部、公关部、网易严选等都脱离原本架构成为一级部门;产品线上,相继关停和即将关停产品名单包括网易博客、薄荷直播、网易理财、网易保险、网易相册等等。

直播寒冬,裁员、倒闭潮来袭

微博粉丝千万的王思聪,最近有点慌。

熊猫并不是第一家遭遇直播寒冬的公司。此前,斗鱼直播也曾深陷裁员风波,被裁员的分公司注册主体为斗鱼有限公司,人员多数Base深圳,主业务为海外业务拓展,有一支完整的产品、技术、运营团队,波及范围约为70人。深圳团队员工在没有收到任何邮件通知情况下,被口头通知裁员。

此前,因为曾有过一次创业被收购的案例,葛林刚出来创业的时候还有不少投资人找他,所以葛林一直都没有太在意环境的变化,更多的心思放在业务上。

图片 2

刘翼有些丧气。入行三年,他已经换了三家公司,从一开始的无人货架,再到共享充电宝公司,以及现在的社区拼团公司。

而腾讯《一线》报道今日报道称,早期加入熊猫直播担任副总裁的庄明浩已经离开该公司很久了。

事实上,财报已经露出了端倪。

此后不断有消息传出,微博用户“直播点吧”接到爆料还显示,目前熊猫直播公司所有福利全部取消、居住证也停办;金华分公司全体解散,客服周一已全体离职,只剩下审核,将于15号全部离职。金华分公司微信群中通知显示,“公司融资确实出现问题,上海/北京总公司可能进行破产清算”,金华分公司则已经开始员工解约流程;此外,虎牙直播开始在熊猫直播群招人…该用户还透露,“除此之外还有一些工会私信我说欠他们好多钱,今天下午又有人去公司讨债了……”

缩减开支、准备过冬,滴滴已经给出了明确的信号。

“校长”被架空清空股票走了,员工统一只赔偿半个月工资。

二次创业的葛林已经连续两个月都没有睡好觉。

图片 3

寒冬之下,不少公司开始裹紧棉衣,停止无序扩张、梳理业务结构、精简人员配置。

但现在看来,这些承诺均已成为泡影。

此后,市场的相互传导,再加上二级市场表现不佳,到了8、9月份,整个一级市场开始感受到资金压力,“不少投资人的投资已经相当的谨慎。”

截至发稿,除公司CTO黄欢在其个人微博中回应称不是18号关闭服务器外,熊猫直播未对传言作出正面回应。

祥峰资本合伙人夏志进将资管新规作为本次互联网调整的一个重要节点。2018年4月,资管新规发布,提出防控金融风险。通过银行渠道发行理财产品进行募资的渠道被切断,人民币基金的募资受到很大影响。

据艾媒咨询相关报告显示,直播行业的用户规模增速持续放缓,预计到2019年,增速将下降至10.2%,市场已经趋于饱和。

“每一个事业部想做的事儿都太多了,”上述早期员工说道,“美团的一个大问题就是扩展太快了。”

人口红利的消失意味着获客成本的高企。一个例子是,2015年的微信生态还处在红利期,诸如拼多多、云集等社交电商,获客成本通常在几毛甚至更低;而现在,这一成本几乎已经和APP的获客成本相差无几。

优质项目日趋减少,热钱也随之急流勇退。

折戟锤子科技之后,罗永浩的聊天宝同样陷入困境:近170人的团队裁员至只剩下30人。从2018年8月罗永浩首次介绍,到火爆一时、迅速完成1.5亿融资,再到如今断尾求生,聊天宝不过才存活七个月的时间。

图片 4

“先干掉公司10%-15%最不给力的人。”2018年年底,经纬中国创始合伙人张颖给资本寒冬中的创业者建议,“这是一个残酷的商业环境,不要有一丝心存侥幸。要做最坏的打算,和最清晰的准备。”

王兴也有类似的判断。“2019年可能会是过去十年里最差的一年,但却是未来十年里最好的一年。”王兴在饭否中说道。尽管有些夸张,不过,不可否认的是,互联网的红利正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消失。

而如今,投资人的微信回复越来越慢,即使回复了也是“再看看”“还没上会讨论”等等。

24岁的刘翼在一家社区拼团公司做地推。三个月前,公司把他从长沙调到了苏州,这里被认为是继长沙之后社区拼团的“第二战场”。

创办于2015年的熊猫直播因为有王思聪的背书,一度在资本市场上颇为抢手。从2015-2017年,三年先后融资5轮,最后一轮融资高达10亿。3月5日,熊猫直播被曝大规模裁员,3月8日下午,熊猫直播在官微宣布将关闭服务器、并申请破产。

裁员是一部分,削减新业务也是美团调整的一部分。

从门户时代走来、一向不紧不慢的丁磊,这次也主动走出“舒适区”:春节前后,网易严选、网易考拉、网易味央等多个部门出现大比例裁员。

同是上市公司,腾讯在过去的一年中,股价一度跌幅超过30%、市值缩水超过1万亿。马化腾发出天问:腾讯的管理层,有多少个30岁以下的?此后,腾讯刮起青春风暴、给年轻人让位。

同样不顺心的还有罗永浩。

图片 5

裁员、高管变动、架构调整、业务聚焦,从去年年末开始,几乎成了大多数互联网公司难以回避的问题。

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2018年下半年,美团收回了事业部的立项权。“想要立新项目的事业部,需要先证明新业务对整体业务是否具备战略协同价值、并有不少于3位SVP签字,才能开启。”

消失的红利

创办于2015年的熊猫直播因为有王思聪的背书,一度在资本市场上颇为抢手。从2015-2017年,三年先后融资5轮,最后一轮融资高达10亿。3月5日,熊猫直播被曝大规模裁员,3月8日下午,熊猫直播在官微宣布将关闭服务器、并申请破产。

“不是业务调整,是部门取消了”,HR还在反复解释、安抚情绪。不过此刻,谢运昌已经没有心情仔细听下去。缓冲期是一周。有人选择内部转岗,有人则直接离开。谢运昌有些灰心丧气,最终选择了离开。

2018年下半年开始,资本市场遇冷,后知后觉的葛林才急慌慌地准备融资。

互联网并非无边界

谢运昌至今还对两个月前的裁员印象深刻。

从团购出发,美团不断拓展出外卖、电影票、旅游、B2B供应链、生鲜门店等形态,王兴和王慧文都对尝试新业务颇为喜欢。王慧文在接受36kr专访时公开表示,“每年试一下但最终不一定做的就有几十个。”

01

上至腾讯、京东、美团、网易、小米等上市公司,下至滴滴、知乎、人人车、ofo、比特大陆等独角兽,以及诸多还在创业期的公司,都不同程度上出现人员、业务等变化。

图片 6

图片 7

“变化实在太快。昨天还是众星捧月,今天就已经彻底被遗忘了。”被风口吹落,刘翼觉得,互联网地推行业太不稳定,“公司有点风吹草动,首先干掉的就是地推。”

02

圣诞节前一天,大象盯盯的一声嘟嘟声打破了宁静,五点钟有一场会议。手头还有工作的谢运昌起初并没有在意。不过,组里小群已经炸锅,有人说,可能是裁员。

谢运昌不太信,“毕竟是上市公司,不会这么突然。”直到HR最终宣布的那一刻,谢运昌叹了一口气,无论如何,石头终于落地。

一位美团早期员工告诉AI财经社,在美团点评的快速发展期,不少事业部也为了抢占新地盘,相互竞争、立了不少试点新项目,以至于新项目太多、项目之间争资源严重,死亡率很高。

刘翼开始盘算着离开,回老家跟父母一起经营早餐店。“虽然早起很辛苦,不过起码稳定。”

这种喜爱也成了美团内部一种风气,“试一试”曾在内部十分流行。

红利的消失在于两个方面:

同样不顺心的还有罗永浩。

折戟锤子科技之后,罗永浩的聊天宝同样陷入困境:近170人的团队裁员至只剩下30人。从2018年8月罗永浩首次介绍,到火爆一时、迅速完成1.5亿融资,再到如今断尾求生,聊天宝不过才存活七个月的时间。

这不是第一次风吹草动。事实上,在此之前,脉脉上已经开始有不少的坏消息——美团、应届生、三分钟裁员。

3月11日晚间,美团点评发布2018年四季度及全年业绩报告:2018全年营收652.3亿元,较去年同期增长92.3%,餐饮外卖与到店等主题业务实现盈利。由于收购摩拜的缘故,新业务及其他分部的毛利率从2017年的正46%,变为负37.9%,但四季度的亏损净额收窄至18.6亿元。

图片 8

寒冬、下半场、新常态,成了互联网人熟稔的话题。调整,刻不容缓。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